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广东省电影家协会 >> 岁月钩沉 >> 岁月钩沉 >> 正文
《七十二家房客》咸鱼翻生记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37866  时间:2014-7-9

王为一

 

    广东有句俗话;“咸鱼翻生”。意思是指,生活中有某些事已成定局,甚至已成了死局,无法挽救了,就像生鱼已经被腌成咸鱼,就无法再翻生成活鱼了。除非事情有了意外转机,坏事变成了好事,人们就会惊喜的说:“真是咸鱼翻生了!”这种事真是千载难逢!想不到我来广州宝地是初来乍到,竟给我碰上了“咸鱼翻生”这件奇事。可是人家把我这条生鱼,一腌就腌上了六七年才得翻生,说来也是好凄凉啊!    

这件事说起来也算是我们广东电影界一件离奇而可悲也可喜的怪事,请容我慢慢道来。

话说1963年初,已经是半个世纪前的事了;那时候香港还未回归,我正随着我的老师蔡楚生刚拍完《南海潮》上集,蔡老被召回北京参加重要的学习。我在厂里做各种拍《下集》的准备工作。

某日,香港地下党领导电影工作的廖一源来厂找我说,他在我们珠影厂已经制作了好几部古装传统的潮剧,供应海外潮州侨胞观赏,很受欢迎。现在他想拍一部现代题材的粤语电影,供海外所有侨胞观赏。主要问题是影片主题思想能适应海外的政治环境。问我手上有没有那样的剧本?有的话,就请你来执导这部影片。

我谢谢他的好意。我感到我们是应该给海外侨胞多做些工作。可是我们现在拍的影片,主题思想都要讲阶级斗争的。你要的那种剧本,我们手上没有。我灵机一动,说,有了!目前广州正在演出上海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

廖问:“滑稽戏是一种什么样式的戏?”

我说:“滑稽戏主要是惹观众发笑,形式跟话剧差不多,思想内容较低,比较通俗的一种戏,要把它拍成电影,把剧本的思想性略为提高一些就好。”

廖说:“还有个问题,就是这个滑稽戏的演员都讲上海话。海外侨胞大多是广东人,听不懂上海话,我们必须把它拍成一部粤语的电影,而且这个戏要请粤剧大佬倌来演,保证大受欢迎。”

廖征求我的意见,我同意。

廖一源就决定了这个方案并进行活动。当时上海滑稽剧团坚决要用自己演员来演,廖请省侨委出面和上海市文化局联系,以海外侨胞的工作为重,经向中央文化部请示。最后文化部付部长陈荒煤作出决定:

“该剧由港、粤两地以粤语摄制《七十二家房客》。粤语版影片只供海外和国内两广地区(广东,广西)发行。上海大公剧团仅提供原舞台剧本作为粤语版改编用。其原舞台剧仍在全国各地照常演出。”

这就是几方面一起签订的这部粤语版《七十二家房客》的合约。廖并指定由我来导演这部影片。

有人问:这个戏为什么叫《七十二家房客》?因为上海是个大都市,人口众多,住房问题十分严重,最普遍的是里弄房子,一栋单层的里弄房子,上下总共只有三四间大小房间,因此一栋里弄房子,可以分住了几个行业的人家。那时江浙一带,靠手艺谋生的约有七十二行。由于住房紧张,,一个里弄房子里,挤了许多行业的人家,就难免矛盾百出。也就笑话百出,也成了滑稽戏的好题材了。

我拿了这个全是上海话的剧本就去找广东著名作家,写过《虾球传》的黄谷柳,请他帮忙把本子改编为广东味的《七十二家房客》。他欣然答应了。

滑稽戏和喜剧虽然形式上有相似,但有本质上的不同。而且我们对原舞台剧的人物、故事、结构及主题思想都有一些新的想法,需要改到电影中去。把一出上海滑稽戏改编成思想性较强,喜剧性也较强的广东风味浓郁的喜剧电影,应该说,我们的改编工作也是相当艰巨的。从学习喜剧理论开始,到写出“文学剧本”,到导演写出电影的“分镜头剧本”和“导演阐述本”到成立摄制组,选定演员到进摄影棚正式开拍,已经是196363日了,(有开拍纪念照为证)这部片子工作非常顺利,这时厂里没有别的戏拍,大中小三个摄影棚,尽我们搭景使用。这戏基本上没有外景,全是在摄影棚内搭景拍摄(如海珠桥脚的大排挡景,)也没有大动干戈的群众大场面,也不受天气影响,更主要的有利条件是全组演员,对这部喜剧的表演风格都心领神会,导演和演员的亲密合作,是这部粤语片拍得较好的主要因素。

10月初,这部《七十二家房客》已全部拍摄完毕,但后期工作如剪接、配乐等,又工作将近一个月,到10月底由副导演黎铿携片去北京文化部审查,(我因等待蔡老回来拍《南海潮》下集,不能脱身。)黎铿是广东人,审查时便于为部长作粤语的口头翻译。

想不到两位副部长对影片表示比较满意。

夏衍部长说:“这部片子拍得不错,比上海滑稽戏好,没有滑稽戏那些庸俗噱头,导演的点子很多,演员的表演也好。”

陈荒煤付部长说:“整个片子是不错的,很有广东风味,演员的选择也好。这部片子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揭露了旧社会的丑恶,特别在海外放映是部很好的片子。在国内放映,有些地方会起消极影响,例如跳舞场的戏,可以剪短一些。”

这部滑稽戏改拍的电影,一经中央文化部领导满意通过,消息传开,北京影协,北影剧团,洗印厂等有关单位纷纷来借片观看。该片还须送上海请大公剧团领导及团员们看,听听他们的意见。于是,上海有关的电影单位也借此片去观摩。没想到戏剧电影界的一些老朋友也来看了,还谈了对这部片子的意见,当时黎铿认真地作了笔记。回来后,黎向厂领导和我作了汇报。真没有想到,这部很一般的片子引起众多朋友们的关注。我愿意把这份意见书公之于众,虽然其中也有些表扬之词,但却有不少是指出导演违背喜剧原理的处理。我初拍喜剧,经验不足,让许多行家老朋友们尖锐指出,如解饥渴,得益不浅。

意见中对我们这次演员的选择,演员的表演一致好评,这是值得演员们和我感到十分欣慰的。

一部影片中的演员应该各具特点,我是一向比较注意这个问题。拍喜剧,演员之间更需要有喜剧性的对比才好。《意见》中陈白尘(我国著名的喜剧作家,电影《乌鸦与麻雀》、《阿 Q正传》编剧)看了我们的影片后说:“看国产片有一个意见,演员形象一般化,没有特点,观众记不住。你们这部戏一大优点是演员选得好。裁缝、阿香、八姑、金医生、369、炳根、局长 这些形象都给人留下鲜明的印象。”

我这里顺便举几个例子说明我所选演员的几个有趣的过程。

先说裁缝佬,夏衍付部长说:“裁缝的形象好极了,只可惜戏太少了。”

演裁缝佬的演员叫尹伯权是粤剧院的演员,我在拍戏前忘了哪一年,我去观摩名演员马师曾《关汉卿》的粤剧,马师曾本人个子并不高,所以演他家的老仆人个子非常矮,但戏演得很认真,我就记下这个演员的名字,恐以后有机会用得上他。想不到若干年后我拍《七十二家房客》时,在安排众房客的角色时我就想到了这个矮个子演员。他仍在粤剧院,一连系就答应了,就来我摄制组。我还特地选了一位个子比较高的女演员红冰当他的老婆,这样一对夫妻,一高一矮,十分合适。可以说,尹伯权这位演员,我在拍戏前几年早就预约了的。

演流氓太子炳的文觉非,他身材比较一般,我得找一个和他匹配的老婆,一定要找一个体型比较胖,长得又不丑,但常常要发雌威的中年妇女。有人向我推荐了粤剧演员潭玉真。我找到她,一看她的体形和气质就符合我的要求。她听了我的来意,表示很高兴,但是她说她不具备拍电影的条件。我问她为什么?她笑了笑说:“我的脸还能上镜头?”她把脸凑近我,很明

[1] [2] [3] [4]  下一页

岁月钩沉录入:省影协    责任编辑:省影协 
[返回首页] [关闭本页]
  • 上一个岁月钩沉:

  • 下一个岁月钩沉:
  • 会员中心 | 协会简介 | 组织机构 | 协会章程 | 会长简介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广东省电影家协会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550号
    粤ICP备14013241号 联系电话:(020)38486846 邮箱:film@gdfilm.org
    制作维护:广东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