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广东省电影家协会 >> 岁月钩沉 >> 岁月钩沉 >> 正文
不可战胜的精神力量——张云乔和他的大型油画《血战宝山路》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0969  时间:2015-4-3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自然想到张云乔和他1933年创作的大型油画《血战宝山路》,自然想到15年前已90岁高龄的他重绘多幅《血战宝山路》的往事。

 

怀着追思的心情,201541日上午,我拜谒了广州十九路军淞沪抗战阵亡将士陵园(图一)。进入陵园大门约20米向左转,就到了“先烈纪念馆”(图二)。在纪念馆里西侧一面墙上,张云乔在90岁高龄重绘的油画《血战宝山路》,展示在人们眼前(图三)。我在这里站立了许久,默默向十九路军淞沪抗战阵亡将士致敬,同时深深缅怀老前辈张云乔。

 

张云乔,1910829日(农历)出生在浙江省余姚县长河镇(现为慈溪市长河镇),是中共隐蔽战线的忠诚战士,在抗日救国时期,作为特别秘密的共产党员之一,以工商界身份出现,与中共中央领导人个别联系,不参加其所在单位的共产党基层组织活动,默默无闻地为党出色地工作,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才被逐步揭秘。20066月他临终前说:“我一生都是信奉共产主义的。”

 

   

我和张云乔是在1999年夏天我调到珠江电影制片公司工作后才相互认识的。但一见如故,成了忘年交。他的丰功伟绩和高尚人格,让我肃然起敬,并成为我人生的一座楷模。

张云乔1927年考入上海美术专门学校,1929年转入上海新华艺术学校西洋画系直至毕业。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最流行的进步电影如《桃李劫》《风云儿女》《自由神》《夜半歌声》等等,置景美工设计都是出自他手;他是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最早的吟唱人之一;他参加了筹建珠江电影制片厂;2005年在中国电影100周年纪念活动中被提名为中国优秀电影艺术家候选人。1937年,在周恩来的指示下,他弃影从商,陆续创办了“中一机械厂”和“一中制烟厂”,出品“三中牌”香烟,以一名烟草实业家的身份资助党的事业,积极支持抗日救亡斗争,同时为中国卷烟工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被中国烟草业誉为金叶先驱。人民出版社20088月出版发行的《从秘密战线走出的开国上将——怀念家父李克农》(李力著),两次提到“张云乔”:“当时桂林市的社会知名人士,有些是中共秘密党员。他们一般不参加所在地的党组织活动,只与父亲或是指定的联络员保持单线联系。如胡愈之、范长江、杨东荪、司马文森、张云乔、陈翰笙、谢和赓、徐寒松、姜君辰、左洪涛、周可传、孟超等。”(122页) “《救亡日报》由林林、张尔华一直坚持到报社被正式封闭。他们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做了许多善后工作,人员分批撤退到香港,房子与印刷厂形式上出售给企业领导人张云乔,他也是中共秘密党员,再由他转手让给广西干校的屠天侠。人员安全转移,物资财产也未遭受重大损失。”(129页)

《血战宝山路》,最初是1933年张云乔以“一·二八”事变抗战为题材创作的大型油画(长13.3米,高5.3米)。

1932128日至33,中国军队抗击侵华日军进犯上海的作战,又称“一·二八”事变。当年为了纪念“一·二八”,在上海修建了“一·二八”纪念堂。纪念堂内除了展出在抗战中牺牲的烈士名单、遗像、遗物、军政领导人的肖像和缴获的战利品外,同时向广大美术工作者公开征稿:绘制一幅反映“淞沪会战”真实情况的巨幅壁画。

那时,张云乔才23岁,怀着满腔的爱国激情,即绘制了《血战宝山路》的小样应征并中标。他说:“我之所以选择这一场景,因为它在整个战役中是具有代表性的。‘一·二八’战役中有吴淞江湾激战,有庙行浴血,为什么会偏偏选择了宝山路的巷战呢?原因有二:一是敌人轰炸的重点是商务印书馆和东方图书馆。东方图书馆(涵芬楼)珍藏有宋版、明版以及乾隆时期缮写的四库全书等等达百万册,这些古籍图书,都是无价的‘国宝’。商务印书馆担负着出版全国通用的学校教科书的任务。日寇破坏商务印书馆和东方图书馆的目的,不单单是要毁坏几栋建筑物,而是妄图消灭一个民族的文化基础。其次,我选择画宝山路,这里还有一个秘密:我有一位名叫张鼎炎的同乡好友,在乡间时,他经常宣传共产主义,因此有共产‘阿炎’的绰号。他是商务印刷厂的工友,也是当时工人纠察队的队员,他曾经悄悄的告诉过我:上海共产党的地下总部,就在东方图书馆,领导人叫‘周恩来’。此事一直深深地埋在我的心底,我认为那里就是中国革命的希望和未来。”

1933810纪念堂揭幕,仪式简单而热烈。张云乔回忆说:“当时,我的老师刘海粟先生也被邀请参加。他看了我的壁画后,拉着我的手,亲切地说了一番心里话,他说:‘我过去在学校里,曾经对你们说过,艺术是清高的,以唯美为主要宗旨,没有必要和政治发生关系,即所谓‘为艺术而艺术’。现在看来,国难当头,艺术应该为国家的尊严、民族的存亡而奋斗。你做得对!

1937年“八·一三”后,日军入侵,纪念堂、园、亭、画俱毁。张云乔痛心不已,念念不忘。

199611月的一天,张云乔得知上海要筹建“淞沪抗战纪念馆”,十分兴奋,凭着记忆重画了一幅《血战宝山路》的草图,在《上海滩》杂志上发表并得到奖励。于是他在自己的16平方米的书房里腾出半壁墙,钉了木架子,绷上画布,开始了创作,足足花了半年时间才完成。有趣的是,上海档案馆的陈正卿在上海福佑路旧货摊上觅得一幅旧照片,照片的背面有摄影者题注:“一·二八纪念堂之壁画淞沪抗日闸北之战,画面布满战争空气,展现当时十九路军之勇猛。画长40尺,高16尺,为年青画家张云乔所作。卡尔登摄。”卡尔登是张云乔的好友杨霁明。陈正卿后来读了张云乔在《上海滩》杂志的回忆文章,方知这是张云乔原作的照片。他把此照片翻印后寄给张云乔留念。原作和新作对比,竟然相差无几,而原作和新作时隔有六、七十年之久。
   
1997年至2001年,这位耄耋老人连续绘制了四幅油画《血战宝山路》,并先后分别赠送给上海宝山临江公园内淞沪抗日纪念馆、北京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广州十九路军淞沪抗战阵亡将士陵园纪念馆和美国旧金山日本侵华浩劫纪念馆。张云乔说:“有人问我,为什么如此执意地要展出《血战宝山路》的画呢?我是90多岁的老人了,几乎走过了一个世纪。看得多了,经历的多了,想的自然也多了。到了我这把年纪,名与利对我都早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健康。可是,我即使用健康为代价绘制这幅画,我也愿意,我也在所不惜。因为,我只希望让后代能永远记住“一·二八”这场伟大战役,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一个民族的文化,一个民族的精神,是这个民族的灵魂。只要灵魂在,这个民族就不败。只要灵魂在,这个民族就有希望。”

就在这个时期,时年30岁出头的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班的女画家毕惠华,被张云乔的精神和行为感动,志愿与张云乔合作重绘《血战宝山路》。毕惠华说:“面对这位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立过汗马功劳的老先生,我十分感动也决心为老人出一点点力,我愿意为实现他的理想,为抗日战争牺牲的十九路军战士们做了些微不足道的事。我愿意!” 毕惠华现在已成为我国出色的职业画家。在张云乔、毕惠华身上流淌的人生观、艺术观,是一种精灵,使世界变得更加美丽!

2002125日上午,张云乔应邀到十九路军淞沪抗战阵亡将士陵园,参加“广州市省各界纪念1·28抗日70周年纪念会”。他的油画《血战宝山路》,在展览厅挂出,展厅门口,说明引言,用此画电脑放大作背景。126日南方日报发表记者长篇报导文章,题目是《耄耋之年激情重绘爱国画卷》,并有大幅照片刊出。文章是这样描述的:“街心,沙包壁垒横列当中,战士们正在向敌人瞄准射击,几支小分队跃出战壕发起冲锋;正面,来袭敌军弃甲曳兵狼狈溃逃,军车瘫痪起火,太阳旗遗落地上;后方,男女老少,前赴后继,箪食壶浆,支援前线;空中,弹雨纷飞,硝烟弥漫,敌机肆虐;下面,商务印书馆等建筑在敌军炮火和敌机狂轰滥炸下满目疮痍,烈火熊熊……这就是1932年1月28日中华民族抗击日本侵略伟大壮举——淞沪抗战闸北战场的纪实写真,而这一幕正跃然大型油画《血战宝山路》的画卷之上。这幅被誉为‘有形之史,无声之诗’的画作,形象生动地展现了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精神力量。淞沪抗战距今70周年了。昨天,在广州市十九路军淞沪抗日阵亡将士陵园卫国英雄烈士碑前,这幅画的作者———珠江电影制片公司离休干部张云乔老人,与笔者重温这段血与火交织的历史。”

岁月如梭,如今一晃又是十三年过去了。当我缓慢地离开纪念馆走向纪念碑时,远远看见一群人张开一面绘有中国共产党党徽的红旗,正在集体合影。我下意识地用照相机拍了下来(图四),忽然想到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约一个月前宣布,今年中国将在北京隆重举行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习近平主席等中国领导人将出席。中方还将邀请第二次世界大战主要参战国、亚洲国家和其他地区国家领导人、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负责人、为中国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或其遗属出席。

张云乔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我的耳边:“一个民族的文化,一个民族的精神,是这个民族的灵魂。只要灵魂在,这个民族就不败。只要灵魂在,这个民族就有希望。”

 

岁月钩沉录入:省影协    责任编辑:省影协 
[返回首页] [关闭本页]
  • 上一个岁月钩沉:

  • 下一个岁月钩沉: 没有了
  • 会员中心 | 协会简介 | 组织机构 | 协会章程 | 会长简介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主办: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广东省电影家协会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550号
    粤ICP备14013241号 联系电话:(020)38486846 邮箱:film@gdfilm.org
    制作维护:广东文化网